1. <code id="hcxte"></code>
      • 微博
      • 微信
        微信號:daoismswd道教之音公眾平臺微信號
      水杯

      學術考證:“天老”是一位怎樣的神仙?

      ?
      來源:道教之音     作者:朱越利     時間:2019-07-26 15:13:37      繁體中文版     

      《天老考》

      翻閱道經,仙爾碰到一位神仙,名曰天老。能碰到神仙天老的道經,在《道藏》中約有二十種左右,在敦煌經卷中至少也有一種。神仙天老在道經中雖不象黃帝、太上老君那樣出名,但卻不是默默無聞之輩。在一般古籍中,他是一位“傳說”人物,是黃帝的大臣,后世作為宰輔的代稱。許多辭書對天老的宰輔身份都作了注解,可惜均忽略了道經中的描寫,沒有指出天老同時還是道教的神仙。神仙天老與宰輔天老之間有何種聯系,天老出自何處,在道教神譜中居于何種地位,這些正是小考所關心的問題。

      最早出現神仙天老的道經,從現有能推斷年代的資料看,首推《老子變化經》(敦煌經卷斯字第2295號)。《老子變化經》宣揚老子變化的神仙故事,在老子隨朝代的嬗替更迭而不斷改變形象的名號降世的系列中,插入了“黃帝時號曰天老”的形象和名號。這種隨時改變的形象和名號,佛教術語叫作應身,我們姑且稱之為變化天老。已故日本學者吉岡義豐教授考證,《老子變化經》出現于東漢桓帝永壽六年至延熹八年(155~165)之間。

      宰輔天老在一般古籍中出現得更早。東漢偉大的科學家張衡在第二次擔任史職后,曾撰《應閑》文以明志。其中曰:“方將師天老而友地典,與之乎高睨而大談,孔甲且不足慕,焉稱殷彭及周聃!“(《后漢書》卷五九《張衡傳》)《張衡傳》在移錄《應閑》文時,對時代作了介紹:“順帝初,再轉,復為太史令。衡不慕當世,所居之官,輒積年不徙。自去史職,五載復還,乃設客問,作《應閑》以見其志云……“這一介紹指明《應閑》寫于順帝初年重返太史令職位之時。“順帝初”可理解為順帝元年或二年(126~127)。《應閑》約早于《老子變化經》三、四十年。緯書《論語·摘輔象》將天老列入黃帝七輔,與早已在傳說中出現的風后,力墨(牧)等比伍。其曰:“黃帝七輔:州選舉,翼佐帝德,風后受金法,天老受天箓,五圣受道級,知命受料俗,窺紀受變復,地典受州絡,力墨(牧)受準斥。”一般認為,釋義釋經的緯書出現于西漢末東漢初。班固等撰《白虎通義》曾引用《論語》。《白虎通義》是漢章帝建初四年(79)在白虎觀經學辯論的記錄。班固逝世于漢和帝永元四年(92)。《論語·摘輔象》的問世,不會遲于班固逝世,至少約早于《老子變化經》六、七十年。

      《韓詩外傳》卷八記載黃帝傳說曰,黃帝即位,“宇內和平,未見鳳凰,惟思其象,夙寐晨興,乃召天老而問之。“《韓詩外傳》作者韓嬰為西漢文帝時(前179-前157在位)博士,景帝時(前156-前141在位)常山王劉舜太傅。“文景之治”時的《韓詩外傳》約比《老子變化經》早三至三個半世紀。韓詩外傳》中黃帝“乃召天老而問“,黃帝與天老顯為君臣關系。該書它處另述老子,與天老無關,說明韓嬰將老子與天老視為兩人,不認為他們之間有變化關系,不認為天老是神仙。《論語·摘輔象》將天老列為黃帝之輔,與《韓詩外傳》的記載在實質上是一致的。《應閑》文頌天老而輕老聃,在張衡心目中天老與老子無關是顯而易見的。張衡將天老與黃帝大臣地典相提并論,說明他也將天老作為黃帝大臣來看待。以這三種著作與《老子變化經》比較,可以初步推斷,宰輔天老的出現早于變化天老。

      但是《漢書·藝文志》卷三十著錄《天老雜子陰道》中的天老的真實面目。因為該書有目無書,已佚,內容無從查考。在《漢志》中與天老為伍的房中其他七家,既有神仙容成公、務成子,又有傳說人物黃帝、堯、舜,還有歷史人物商湯、盤庚,也難類推。如果《天老雜子陰道》描寫的是變化天老,或者天老即指老子,而該書又早于《韓詩外傳》的話,那么宰輔天老早于變化天老的推斷就不能成立,就要顛倒過來。但實際上這兩種前提是不可能同時存在的。

      關于老子變化思想,吉岡義豐教授論述頗詳。據他研究,仕于東漢和帝、安帝、順帝三世的李尤作《函谷關賦》和托名劉向的《列仙傳·尹喜傳》中,僅稱老子為真人,包涵著老子能夠變形登天成仙的意思,但還沒有化身故事。東漢桓帝永興六年(153)王阜撰《老子圣母碑》,稱老子為道(《太平御覽》第1卷),證明當時已建立了老子道體思想。在這些思想的基礎上,并吸收了佛教思想,才逐漸形成老子化身故事。首先是《老子變化經》出現了老子化身。幾乎與之同時,桓帝延熹八年(165)邊韶《老子銘》曰,老子“自羲農以來,世為圣者作師”(《隸釋》第3卷)。第二年襄楷上疏曰:“老子入夷狄為浮屠”(《后漢書》第60卷下《襄楷傳》)老子化身故事的演變過程表明,《天老雜子陰道》中不可能有老子化身故事,其天老不會是變化天老。

      退一步講,《天老雜子陰道》中的天老會不會是老子的別名呢?

      從“天老”一詞的詞義構成看,存在著從老子生而皓首故事演化出“天老”別名的可能性。因為,如果將“天”字解釋為自然,先天或天生等涵義的話,那么“天老”則是指自然的老人、先天的老人或天生的老人,即生而皓首的人。老子生而皓首的神仙故事是眾所周知的。按照上面的解釋,天老別名恰好是對老子生而皓首故事的概括,應是出現在這一故事之后。

      老子生而皓首的神仙故事形成得較晚,先秦典籍和《史記·老子傳》均不載。據學者們考證,老子的“老“字,或為其號,或為其字,原無生而皓首的意義在內。關于老子生而皓首的最早的文字記載,仍是前面提到的《老子變化經》。該經說老子生于元康五年,化入婦女腹中,七十二年乃生。這是說,老子一出生就是七十二歲的老人。其后,葛玄《老子道德經序訣》明確曰老子“生即皓然,號曰老子”。其后又有老子一出生就是八十一歲老人的說法。吉岡義豐教授推測七十二歲和八十一歲兩種說法,可能與《道德經》分七十二章和八十一章有關。換言之,老子生而皓首的神話不會早于《道德經》兩種分章本的出現。八十一章最早是河上公本。對于此本的編著時間,盡管學者間聚訟紛紜,但可以斷定不會早于東漢。七十二章本大都晚于河上公本,唯有嚴遵《道德經指歸》本似為西漢成帝(前32-前17)時本。(對于《道德經指歸》本的真偽,學者間尚有歧見,此非本文討論范圍。)這就是說,究其極限,老子生而皓首的神仙故事不會早于西漢成帝時期,天老別名當然更是如此。西漢成帝時期遲于《韓詩外傳》的宰輔天老一百多年。

      可見,《天老雜子陰道》如果將天老等同老子的話,那么該書必定撰于成帝之后。如果撰于成帝之前的話,那么該書不可能將天老等同為老子。這就是說,天老作為老子別名起碼要遲于宰輔天老一百多年,變化天老更勿論矣。總之,可以基本確定,宰輔天老的出現早于變化天老。

      時間上的先后,意味著前者是后者之源,后者是對前者的借用、繼承和發展。神仙方士和道教神學家為了借重老子之名,不斷編造老子神仙故事,以此增長老子的神性,抬高其地位,將老子塑造為神。老子變化是這一造神過程的重要內容和手段,它宣揚老子是超越時空的宇宙本原,具有隨機化現的神秘威力,企圖將老子其人與其神統一起來,克服歷史真實給神帶來的障礙。為了表明神仙老子始終在關心人類的禍福和飛升,神學家巧妙地吸收了古代傳說以來的朝代分期,在每個時期都找到一兩位神仙作為老子的化身。黃帝統治是古代傳說中的一個朝代,自然不能遺漏。恰好兩漢流傳著黃帝宰輔天老的故事,天老被選為老子化身是很自然的。至于為什么沒有選中風后、力牧等,恰恰選中天老,這卻帶有很大的隨意性。

      “天老”一詞的詞義構成還可以有另外一種解釋。從這一解釋我們可以找到宰輔天老的淵源。另一種解釋就是,將“天”解釋為天子,天老即天子之老。先秦已有天子之老的稱呼。《左傳·昭公十三年》劉獻公對叔向曰:“天子之老請帥王賦元戎十乘以先啟行”。杜預注曰:“天子大夫稱老。”孔穎達疏曰:“老者是大夫總名。《詩》云:‘方叔元老。’《毛傳》云:‘方叔,卿士,命而為將,是卿士稱老也’,(《春秋左傳正義》第46卷)這是說天子大夫可以稱為老。《禮記·曲禮下》曰:“五官之長曰伯,是職方。”鄭玄注指出,伯為三公,在西周具體是指周公和召公,稱為二伯。同篇又曰:“自稱于諸侯曰天子之老。”孔穎達疏曰:“自稱于諸侯曰天子之老者,二伯若與九州及四夷之諸侯言己,自謂天子之老。系于天子言之,以威遠國也”。(《禮記正義》第11卷)周公和召公是周成王的棟梁之臣,是他的長輩和老師,他們自稱天子之老。

      宰輔天老在身份上,與周代的天子之老們是相同的,特別是與周公和召公極為相象。天老雖不是黃帝叔父,但他可以在重大問題上開導黃帝,正象周召二公對于周成王一樣,天老對于黃帝也居于長輩和老師的地位。黃帝宰輔天老,正是在漢初或更早一些時間內,在充實黃帝傳說時,按照周公和召公的模特兒,將泛稱或自稱“天子之老”化為一個具體的人,從而編造出來的偽傳說人物。

      偽傳說人物宰輔天老出現之后,神仙方士和道教神學家將他改造為變化天老。隨后,宰輔天老和變化天老兩個故事同時流布。一些敘述黃帝故事的典籍繼續傳播宰輔天老故事。

      晉皇甫謐《帝王世紀》將天老列于三臺,曰:黃帝斬蚩尤,伐諸侯,凡五十二戰。天下大服之后,“俯仰天地,置眾官,故以風后配上臺,天老配中臺,五圣配下臺,謂之三公。其余地典、力牧、常先、大鴻等,或以為師,或以為將,分掌四方,各如巳視,故號曰黃帝四目”(魏征《群書治要》卷11)。

      《列子·黃帝篇》記載黃帝夢游華胥氏之國后,對于治天下深有感悟。繼而曰:“黃帝既寤,怡然自得,召天老、力牧、大山稽,告之。“張湛注曰:“三人,黃帝相也“。(《列子》第2卷)。

      北齊陽休之《圣賢群輔錄》幾乎原封不動地移錄《論語·摘輔象》關于黃帝七輔的說法。

      由于《論語·摘輔象》《帝王世紀》和《列子》等先后將天老封為黃帝的七輔、三臺和相,故后世漸將天老作為宰輔的代稱,如李白《金陵鳳凰臺置酒》詩曰:“明主越羲軒,天老坐三臺“(《全唐詩》第179卷)。張說《奉和圣制太行山中言志應制》詩曰:“扈蹕參天老,承恭忝夏官“(《全唐詩》第88卷)。杜甫《奉留贈集賢院崔于二學士詩》曰:“天老書題目,春官驗討論“(《全唐詩》第224卷)。

      道經也有吸收宰輔天老故事的,宋賈善翔《猶龍傳》卷二曰:黃帝升天后“混元又為說道戒經,復傳道與天老、力牧、風后,三人皆得道”。一些道經及其它一般古籍繼續記載變化天老的故事。《三洞珠囊》卷九引西晉時出現的《化胡經》曰:“老子……幽王時出為帝師,號曰天老,復稱老子,為柱下史,作《長生經》。復與尹喜作《五千文》上下二經。復與尹喜至西國,作《佛化胡經》六十四萬言與胡王。后還中國,作《太平經》。后世當在人間”。在《化胡經》中,天老成為周幽王時老子的化身。陸德明《經典釋文》卷一《敘錄》也記錄了道教關于老子變化的神話:“或云,老子在黃帝時,為廣成子,一去為天老,在堯時為務成子,在殷時為彭祖,在周時為柱下史”。

      兩個故事在流傳中,顯示出三個共同特點。

      第一,依附性。宰輔天老依附黃帝故事的流傳,變化天老依附于老子故事的流傳。這種依附性是先天的,與生俱來的。因為是在擴展黃帝故事時才新增加宰輔天老的,宰輔天老是對黃帝故事的補充,難以獨立存在。因為是在神化老子的過程中將宰輔天老變為化身天老的,化身是為了表現本體,也難以獨立存在。

      第二,廣泛性還不夠。傳布黃帝故事和老子變化故事的典籍、經卷很多,大部分不見宰輔天老和變化天老。傳布黃帝故事的如《史記·封禪書》《抱樸子》《廣黃帝本行記》等,傳布老子變化故事的如《神仙傳》《太上老君開天經》《太上老君年譜要略》等。

      第三,不斷增加新內容。前文所述《天老雜子陰道》給天老增加了房中術。《博物志》卷七敘述宰輔天老向黃帝傳授食黃精之術。《北史·魏諸宗室武衛將軍謂傳》記載魏孝文帝詔問移都之事,“廣陵王羽曰:‘臣思奉神規,光崇丕業,請決之卜筮。’帝曰:‘昔軒轅請卜兆,龜焦,乃問天老,謂為善,遂從其言,終至昌吉。’”(《北史》第15卷)。魏孝文帝所述黃帝故事中,雖沒有明確指出宰輔天老是否親自卜筮,但卻將天老和卜筮聯系在一起了。前文所引《化胡經》中,天老與老子為同一人,作《長生經》《化胡經》《太平經》等。《經典釋文》中的變化天老,同時也是廣成子。這些例子表明,兩個故事在流傳中增加的內容大都與方術、神仙有關,從而使得宰輔天老涂上了神仙色彩,已經身為神仙的變化天老逐漸與方術結合。

      宰輔天老和變化天老兩個故事的特點和變化,影響到道教中神仙天老的總面貌。神仙天老在道教中,除了變化天老之外,扮演的各種角色,大都可以在宰輔天老和變化天老兩個故事及其演變故事中找到源頭。

      第一,授經。《太上無極大道自然真一五稱符上經》卷下曰:“黃帝曰:天老以小兆未知天氣,故授兆《靈寶五稱符經》。請按東井讖,清潔吉日,沐浴齋靜,受《靈寶符》也。“(352冊)《靈寶五稱符上經》是六朝古靈寶經之一。該經表明天老是古靈寶經中傳授經典的一位神仙。

      第二,傳經。《無上黃箓大齋立成儀》卷二十一第十五頁列“歷代圣人神仙所受經“凡三十四種。其中“天元經“后附小字天老君名,表明天老受《天元經》。最后又曰:“右諸經并老君授。“(283冊)這就是說,老君向天老傳授《天元經》,天老再傳與世人。在這里,天老變成了比老子低一等級的神仙。

      第三,道經以天老命名。

      (一)《天老養生經》。梁陶弘景《養性延命錄》卷上曰:“老子曰:人生大期,百年為限,節護之者,可至千歲。如膏之用,小炷與大耳。眾人大言而我小語,眾人多煩而我少記,眾人悸暴而我不怒,不以人事累意,不修君臣之義,淡然無為,神氣自滿,以為不死之藥,天下莫我知也。無謂幽冥,無知人情,無謂闇昧,神見人形。心言小語,鬼聞人聲,犯禁滿千,地收人形。人為陽善,正人報之;人為陰善,鬼神報之。人為陽惡,正人治之;人為陰惡,鬼神治之。故天不欺人依以影,地不欺人依以響”(684冊)。該段首句“人生大期,百年為限,節護之者,可至千歲”,也載于嵇叔夜《養生論》李善注。嵇叔夜在其論中主張神仙非積學能致,修養僅可長壽,曰:“至于導養得理,以盡性命,上獲千余歲,下可數百年,可有之耳。”李善注曰:“《天老養生經》:‘老子曰:人生大期以百二十年為限,節度護之,可至千歲’”(《文選》第53卷)。姚振宗推斷該句為《天老養生經》文(《漢書藝文志條理》第6卷)。這就是說,陶弘景《養性延命錄》也輯錄了梁以前道書《天老養生經》,而且比李善注所引為長。在《天老養生經》中,天老和老子是同一人。

      (二)《天老雜子陰道》。前面提到《漢志》曾著錄此經。《道樞》卷三《容成篇》曰:“問至游子曰:容成子、務成子、天老、太一與夫堯、舜、成湯、盤庚各有陰導之書……子惡得以為無哉”。對照可以知道,這八家正是《漢志》所載房中八家。故這里所謂天老的陰導之書,正是指《天老雜子陰道》。

      (三)《天老十于經》。《云笈七簽》卷五十六曰:“《天老十干經》云:‘食氣之道,氣為至寶……食氣、守一,功備四年,則神與形通……元氣有一,用則有二……’”。

      (四)《天老神光經》。這是《道藏》(578冊)中唯一以天老之名的作為獨立子目而出現的道經。《通志·藝文略》道家符箓類著錄曰:“《天老神光經》一卷,蔡登撰”(《通志》第67卷)。《宋志》道家類著錄曰:蘇登《天老神光經》一卷(《宋史》第205卷)。該經署名李靖,顯為依托。但作者是蘇登還是蔡登,難以確定。唯可以確定該經不遲于宋。其內容主要是晉平公向師曠問卜,師曠以星卜和存神光卜對答。關于《天老神光》的記載也見于《靈信經旨》。其序曰:“昔晉平公時,有道臣師曠指《天老經》中微妙神法,通幽明來年之兆,接引于公……”這里的《天老經》即《天老神光經》。

      (五)《天老宅經》。《黃帝宅經》卷上列舉古宅經,其中排在《劉根宅經》之前的是《天老宅經》。最后總括曰:“以上諸經其皆大同小異,亦皆自言秘妙,互推短長”。

      第四,傳道授法。《無上秘要》卷五引《洞神監乾經》,其中天老講述長生與五行曰:“故天地五行,五五二十五行。人生感得其一者,可壽一百年……感到二十五者,與上皇為友”。《要修科儀戒律鈔》卷十述赤松子向天老平長詢問齋醮時上章表的時間,平長詳細作了回答。這一內容,鈔自《赤松子章歷》第一卷(335冊)。《太上七星神咒經》敘述黃老天帝向天老詢問眾生受苦原因,天老解釋為星辰凌犯、慧孛沖破之故。然后該經曰:“天老帝君令念七星神咒,禹步微言,每日面東七遍,可以上消天災,下散地禍……”。《太上秘法鎮宅靈符》引《上元經》曰:“昔漢孝文皇帝問天老曰:人家謂有三愚之宅者何?天老答曰:三愚之宅者,其宅前高后低者為一愚,北有流水者為二愚,東南高西北平為三愚”。《黃帝宅經》所列宅經中有《三元宅經》,疑《上元經》即《上元宅經》,為《三元宅經》之一部。

      第五,以天老命名的勸善。《要修科儀戒律鈔》卷十二引《洞神經》曰:“天老百善者,人有十善,必生福子,人有二十善,神明護己……人有百善,必升九天”。

      第六,問道。《赤松子章歷》卷二記述天老問法術曰:“天老問三皇曰:何以用戊戍作符?”

      第七,神仙式的黃帝宰輔。《七域修真證品圖》曰:“黃帝燕居之暇,登啟明之臺,六圣侍焉。天老、力牧、大鴻、太山稽、£(左阝右顯)明、張若語以無為之道、長生修真之要。“天老向黃帝講自有歸無之道曰:“世人者道之子……當保其氣,愛其精,存其神,三者相得,乃可長生。”《歷世真仙體道通鑒》卷一《黃帝傳》將神話傳說收羅在一起,其中包括天老五圣以佐理化、天老說鳳凰之兆、天老五圣受河圖洛書、天老傳天元日月星辰之術、封天老為三臺之一等天老與黃帝的故事。卷二《育成子傳》曰育成子周武王時,“號郭叔子,亦稱續成子,或號天老公,復稱為老君”。

      從神仙天老扮演的角色,可以看出他在道教神譜中處于一種微妙的矛盾著的地位。他授經、傳經、布道、宣法,經冠其名,善標其諱。他不僅能夠變化,而且論述無為養生、鬼神報應、感悟五行、精氣神作用和勸善等教理,傳授房中術、食氣守一、神光占卜、相宅、上章奏表、星咒禹步和符箓等方術及科儀。他似乎具備了主神的地位和能力。但是,他的依附和不廣泛性使他的地位和能力大大地打了折扣。比如,《太上無極大道自然真一五稱符上經》稱他為授經之神,但卻由黃帝來敘述。以天老命名的《天老養生經》中,天老不過是老子別名。在《上元經》中天老論三愚之宅答漢孝文皇帝,仍使人感到他是一位宰輔。在《七域修真證品圖》和《歷世真仙體道通鑒》中他雖然傳道授術,但仍侍立在黃帝之旁。在《無上黃  箓大齋立成儀》中,他甚至降為比老子低一級的神仙。在《赤松子章歷》中他向三皇求法。在《道藏》中,黃帝和老子(老君)傳授的經典和傳道授法的描述遠遠多于天老。有黃帝和老子在,天老不可能成為著名的主神。

      道教神學是在繼承歷史文化資料的基礎上產生的,并受歷史文化資料的制約,這是一條規律。神仙天老的形成和特點為這條規律增添了一個例證。

      (本文原名《天老考》,作者朱越利,文章原載《宗教學研究》第2期,第52~57頁,1986年6月)

      • 流淚

        0人

      • 鼓掌

        0人

      • 憤怒

        0人

      • 無語

        0人

      ?
      關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

      歡迎投稿:
      Email:server#daoisms.org(注:發郵件時請將#改為@)

      免責聲明:
        1、“道教之音”所載的文、圖、音視頻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道教文化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我們不對其科學性、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        2、本網站內凡注明“來源:道教之音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,版權均屬“道教之音網站”所有,任何經營性媒體、書刊、雜志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道教之音”, 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  3、凡本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,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均標注來源,由于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,如果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,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,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。

      道德經禮品訂制

      熱門圖文

      更多
      道教書籍
      學道入門專題
      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