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code id="hcxte"></code>
      • 微博
      • 微信
        微信號:daoismswd道教之音公眾平臺微信號
      水杯

      道學研究:白玉蟾創立鐘呂金丹派南宗考

      ?
      來源:道教之音     作者:朱越利     時間:2019-07-26 14:29:17      繁體中文版     

      道學研究:白玉蟾祖師創立鐘呂金丹派南宗考

      由于鐘呂丹法廣泛流傳和呂洞賓崇拜盛行,南宋白玉蟾于13世紀書寫了創立鐘呂金丹派南宗的歷史。從鐘呂金丹派南北宗到全真教南北宗,只差一步。元代完成了這一步。全真教南宗北宗的南北之稱,已不再具有地理位置上的意義,只是歷史的沿襲。

      白玉蟾時,宋景定庚申(1260年)蕭廷芝編“大道正統”時,元泰定甲子(1324年)柯道沖第一次指明南傳與北傳時,鐘呂金丹派南宗和北宗皆有其實而無其名。元代陳致虛時,全真教南宗和北宗亦有其實而無其名。將道教稱為南宗和北宗,始于明代。現代學者直接稱張伯端和明代之前的《悟真篇》傳人為南宗,稱王重陽和明代之前的全真教為北宗,是為了行文方便。

      一、關于全真教南宗創立于何時的幾種說法

      關于全真教南宗形成于何時的問題說法很多。讓我們首先討論以下6種:

      第一,1937年傅勤家說:“南宗起于遼劉海蟾,北宗起于金王嚞”。現代仍有學者說張伯端“所遇當為劉海蟾”,“張伯端遇劉海蟾,非無可能”等。筆者以為張伯端遇劉海蟾受丹訣之事,出自后人演繹。所以,南宗起于劉海蟾之說不成立。

      第二,元泰定甲子(1324年)柯道沖將南傳和北傳的遠源歸于混元老祖,說到近源則曰 :“劉南傳張紫陽五紫(祖),北傳王重陽七真”。劉海蟾傳王重陽之說亦是虛構,相信此說的現代學者不多。

      第三,明代宋濂為《長春子手帖》題寫了一篇跋文,講述老聃、東華帝君、鐘離權次第相傳,又述鐘離權分授劉操和呂巖兩支,劉操一支授張伯端,呂巖一支授王嚞。然后說:張伯端一支“則世所號南宗者也”,王嚞一支“則世所號北宗者也”。有學者將宋濂的敘述斷為丘處機原文,蓋誤。以此判定《長春子手帖》“系元末道流贗作”,亦無說服力。宋濓《送許從善還閩序》亦曰:“宋金以來,說者滋熾,南北分為二宗,南則天臺張用成,其學先命而后性。北則咸陽王中孚,其學先性而后命。現代學者接受宋濂之說,認為張伯端創立了南宗、王重陽創立了北宗者,頗多。

      《悟真篇》與全真教丹法有不少共同和共通之處。但張伯端寫成《悟真篇》時,全真教尚未創立。王重陽在世時全真教和《悟真篇》傳人沒有互相說同出一門,沒有互相說同屬一教,其他人也沒有這樣認為,故而,也談不上南宗和北宗。明代人宋濂稱他們為南宗北宗,屬于“追稱”。

      第四,明代王祎《青巖叢錄》曰:“全真之名昉於金世,有南北二宗之分。南宗先性,北宗先命”。此說不確,因為并不是從全真教分成南宗北宗。

      第五,明代胡應麟《玉壺遐覽》曰:“南北二宗之分,實自宋南渡后,而皆始于呂巖”。“南北二宗之分,實自宋南渡后”,此說距事實近了一步,但太籠統。

      第六,王沐說:“南宗雖以張伯端為教祖,但實際是南宋時期在南方發展起來的。”他列舉了石泰、薛道光、陳楠等。對于白玉蟾創立南宗之說,他不贊同。

      白玉蟾奉張伯端為祖,自稱其師是陳楠(號泥丸)。白玉蟾《修仙辯惑論》曰:“自幼事陳泥丸,忽已九年”。他述張伯端傳石泰一系為張伯端→石泰→薛道光→陳楠→白玉蟾,如其《謝張紫陽書》曰:“先師泥丸先生翠虛真人出于祖師毗陵和尚薛君之門,而毗陵一線實自祖師杏林先生石君所傳也,石君承襲紫陽祖師之道……頃年泥丸(即陳楠)師挈(玉蟾)至霍童洞天,焚香端拜杏林祖、毗陵祖”。白玉蟾為四代祖師撰有贊文,即《高祖先師天臺紫陽真人贊》《曾祖先師真一還源真人贊》《師祖雞足紫賢真人贊》《先師翠虛泥丸真人贊》。白玉蟾的友人和弟子的說法與白玉蟾相同。白玉蟾的弟子留元長《海瓊問道集序》曰:“白君得之于陳泥丸,陳得于薛道光,薛得于石泰,石得于張平叔,張得于劉海蟾,劉得于呂洞賓”。《鶴林問道篇下》曰:“僧道光煉刀圭”。陳與行《跋陳泥丸真人翠虛篇》說其舅黃公庸仰慕陳楠,述石泰一系。

      《道藏》中還收錄了石泰、薛道光、陳楠三人的傳記資料和著作。石泰的著作有《還源篇》。薛道光的著作有《還丹復命篇》。陳楠的著作有《翠虛篇》。在《翠虛篇》里,陳楠亦述石泰一系曰:“嘉定壬申八月秋,翠虛道人在羅浮……遂以金丹火候訣,說與瓊山白玉蟾,使之深識造化骨。道光禪師薛紫賢,付我《歸根復命篇》。”“故作《丹經歸一論》,以付學者白玉蟾”。《翠虛篇》里陳楠還有一首詞題為《真珠簾·贈海南子白玉蟾》。石薛陳三代傳人,都稱引鐘呂。如《修真十書》卷7中的石泰《丹髓歌序》引“鐘離”曰:“所謂四大一身皆屬陰也。”《還源篇》曰:“呂承鐘口訣。”薛道光《還丹復命篇》曰:“呂公曾道別無真。”陳楠《翠虛篇》中的《真珠簾·贈海南子白玉蟾》曰:“知否?那兩個鐘呂是吾師友”。

      石泰一系為道教界和一些學者所承認。但元代俞琰懷疑張伯端傳石泰一系的真實性,說署名石泰、薛道光、陳楠的丹經皆為白玉蟾偽作。侯外廬主編《中國思想通史》稱這一道統和這些著作出自白玉蟾捏造和偽作。今井宇三郎根據《紫清指玄集》中的《題張紫陽薛紫賢二真人像》判斷說:南宗頡頏王重陽一派全盛,編制與道家北宗相對的南宗,受到時代的影響。南宋國家多事,政情不安,北受金的重壓,都城迫遷江南杭州。在朱子表彰北宋周程張邵之學前后,白玉蟾采納了北宋張紫陽一派金丹道教。白玉蟾編制的譜系中,張伯端→石泰→薛道光師授關系,陳楠→白玉蟾→彭耜師授關系,皆真實無疑;劉海蟾→張伯端師授關系,薛道光→陳楠師授關系,可疑。

      石泰一系確有可疑之處。首先,《還丹復命篇》署名薛道光、紀年宋欽宗靖康丙午年(1126年)的序言說,薛道光于宣和庚子歲(1120年)得至人口訣。此說與《薛紫賢事跡》所說的時間和人物都不一樣。后者說薛道光于宋徽宗崇寧五年(1106年)在鳳翔遇見石泰。其次,白玉蟾所述師事陳楠的年代,自相矛盾,與他人所述也有出入。白玉蟾“語錄”曰:“先師陳泥丸昔在徽廟時,嘗遇大洞真人孫君”。這意味著宋徽宗在位(1101—1125年)時陳楠已經成年。白玉蟾《謝仙師寄書詞》曰:“十年侍真馭,說刀圭于癸酉秋月之夕”。這是說陳楠于嘉定癸酉(1213年)向白玉蟾傳授口訣。徽宗在位的最后一年(1125年)若陳楠20歲,那么到向白玉蟾說刀圭時(1213年),就108歲了。這樣高齡授徒并攜徒云游的可能性很小。而嘉定丁丑(1217年)陳與行《跋陳泥丸真人翠虛篇》說:嘉定四年(1211年)陳楠自言43歲。若此說為真,則陳楠應生于南宋乾道四年(1168年),白玉蟾所說陳楠于宋徽宗時遇大洞真人則不可能。

      俞琰并沒有告訴人們他因為什么產生懷疑。僅憑上述幾處年代不合的記述,斷然否定石泰一系尚依據不足。故石泰一系是否屬實,難以遽斷。更重要的是,石薛陳三代都沒有建立教團或教派。所以,即使他們是真實的歷史人物,他們也沒有創立起鐘呂金丹派南宗。

      二、白玉蟾創立了鐘呂金丹派南宗

      白玉蟾,原名葛長庚。母改嫁,過繼為白氏子,改名白玉蟾。字如晦,又字白叟、閱眾甫,號海瓊子,又號蠙庵、海南翁、瓊山道人、武夷散人、神霄散吏等。詔封紫清真人,世稱紫清先生。瓊州(今海南省瓊山)人,亦有文獻“疑其家于襄沔”。生于紹熙甲寅(1194年),卒于紹定乙丑(1229年),享年36歲。白玉蟾自幼棄家出游,拜師修道,著述頗豐。侯外廬主編《中國思想通史》說:“道教南宗的建立,較晚于北宗,其創始者是南宗寧宗時代的白玉蟾……嘉定十年至十五年是白玉蟾的活動時期,道教南宗即創建于此時”。南宗北宗之稱是互為前提的,是同時成立的,無法分早晚。《中國思想通史》說北宗早,將王重陽初建時的全真教稱為北宗,也是一種行文方便。《中國思想通史》斷定白玉蟾于1217年—1222年(嘉定十年至十五年)創立了道教南宗,其依據可歸納為兩點:

      第一,白玉蟾建立了教團。

      《中國思想通史》說:“這一教派仿照天師道,設立了稱為‘靖’的教區組織”。白玉蟾及其弟子建有道觀,名稱有些復古,稱為靖。彭耜對其弟子林伯謙曰:“爾祖師所治碧芝靖,予今所治鶴林靖,爾今所治紫光靖……如漢天師二十四靖是矣,古三十六靖廬是矣,許旌陽七靖是矣”。再者,白玉蟾弟子眾多。留元長《海瓊問道集序》說白玉蟾“踏遍江湖,名滿天下,其從之如毛”。道觀不止一處,弟子多如牛毛,這些記載足以證明白玉蟾建立了教團。白玉蟾擅符箓,施雷法,同時精丹法,將內丹融于雷法。無論石泰一系是否真實,雷法派道士白玉蟾宗奉《悟真篇》丹法、尊張伯端為祖,是千真萬確的。所以,其教團既是符箓派、雷法派,同時也是《悟真篇》丹法派。

      第二,白玉蟾建立了理論體系。

      《中國思想通史》說:“從思想上考察,道教南宗的理論乃是道教、道學、禪宗三者的混合物。白玉蟾所論述的修煉理論,其中心是‘精氣神’說”。

      《中國思想通史》關于白玉蟾創立道教南宗之說,得到不少學者的贊同。筆者以為,除了上述兩點之外,白玉蟾為其教團灌注了鐘呂金丹派的性質是更重要的原因。學者們對這一性質論述不多。這一性質主要表現于如下兩個方面:

      第一,白玉蟾吸收了鐘呂丹法。

      白玉蟾常常講述對鐘呂丹法的體會。如《橘隱記》曰:“所以呂真人譬喻金丹大如彈丸,色如朱橘……蓋喜呂真人譬金丹之意”。《贈城西謝知堂時通》曰:“似此伎倆問呂鐘……攜此道術問四海,洞賓今正覓同參……撐眼撮與鐘離看”。《必竟恁地歌》曰:“忽然嚼得虛空破,始知鐘呂皆參玄”。《胡子嬴庵中偶題》曰:“昨夜鐘離傳好語,教吾且作地行仙”。《武夷升堂》之“持綱”詞以“鐘離權之金液還丹,劉海蟾之玉華真水”作為大丹無色的例證。《太平興國宮記》曰:“鐘呂啟金匱以相傳”。《玉隆萬壽宮云會堂記》曰:“徐抱黃、劉海蟾亦無愧矣” “飲呂純陽之刀圭”。《指玄篇注》引呂洞賓那首講“半升鐺”的勸人煉丹的詩。

      白玉蟾和他的教團熟悉鐘呂丹經。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卷3曰:“唾涕精津氣血液,鐘離言是屬陰”。白玉蟾《玄關顯秘論》引劉海蟾曰:“開闔乾坤造化權,鍛煉一爐真日月。” 引施肩吾曰:“氣是添年藥,心為使氣神。能為神氣主,便是得仙人”。其教團成員趙汝渠認真研讀過鐘呂丹法的經典《鐘呂傳道集》。其述丹法曰:“抽添徒泥《傳道集》,沐浴不解《悟真篇》……黃婆媒娉豈因脾,金晶飛躍不在肘”。《鐘呂傳道集》有“論抽添”一節,講自下田入上田名曰肘后飛金晶。

      第二,白玉蟾編制了鐘呂金丹派系譜。

      白玉蟾編制鐘呂金丹派系譜,將自己所屬的或許是虛構的石泰一系納入其中。白玉蟾《快活歌》曰:“大道三十有二傳,傳到天臺張悟真,四傳復至白玉蟾”。《快活歌》沒有說鐘呂。大概是因為這一點,有學者說:“到白玉蟾時為止,南宗尚未將己派與鐘呂掛上鉤”。但是另有5種資料提到鐘呂。這5種資料有虛有實,學者們的看法也不一致,考辨如下:

      1、《道藏》有《海瓊傳道集》。陳守黙、詹繼瑞序稱:他們于乙亥年和戊寅年兩遇老師白玉蟾,白玉蟾的弟子、太平興國宮道士洪知常刊行白玉蟾《金丹捷徑》一篇、《鉤鎖連環經》一卷和《快活歌》一章。《四庫全書總目》卷147稱陳守黙、詹繼瑞序言所說乙亥者為宋德祐元年,戊寅為元至元十五年,洪知常蓋元人,結論是《海瓊傳道集》“文詞鄙倍,殆村野黃冠所依托”。此結論不可信。陳守黙、詹繼瑞序言所說應為嘉定乙亥(1215年)和嘉定戊寅(1218年),正是白玉蟾活躍時期。

      《海瓊傳道集》中的“仙派”曰:“正陽真君、純陽真君、海蟾真君、紫陽真人、杏林真人、道光真人、泥丸真人、玉蟾真人”。鐘離權、呂洞賓、白玉蟾于至元六年(1269年)被封為真君。疑此“仙派”為后人所增。

      《鉤鎖連環經》引太乙元君、老君、關尹子、鐘離云房、呂真人、劉海蟾、張紫陽、道光和尚、陳泥丸、白玉蟾等論丹法。此述當出自白玉蟾。

      2、白玉蟾《題張紫陽薛紫賢二真人像》述李亞傳鐘離權,然后鐘呂劉張石薛陳白依次下傳。其曰:“昔李亞以金汞刀圭火符之訣傳之鐘離權,權以是傳呂巖叟,巖叟以是傳之劉海蟾,劉傳之張伯端。張于難中感杏林石泰之德,因以傳之。泰……授之于蜀僧道光。光之門有行者道楠,號為陳泥丸,即先師也”。此述當出自白玉蟾。

      3、《歷世真仙體道通鑒》卷45《施肩吾傳》曰:“瓊山白玉蟾《跋施華陽文集》云:‘李真多以太乙刀圭火符之訣傳之鐘離權,鐘離權傳之呂洞賓。呂即施之師也’”。今不見《施華陽文集》,《歷世真仙體道通鑒》所錄不知何據。郭武認為白玉蟾跋文中的李真多可能是李亞之誤。

      4、《法海遺珠》卷14有署名白玉蟾述《追鶴秘法》。后列“師派”為“都仙教主華陽慈濟道君長生度世仙王青華帝君真玄靈應天尊李喆”→鐘離權→魏華存→呂洞賓→劉海蟾→張伯端→石泰→薛道光→陳楠→白玉蟾。末尾自稱弟子的跋語說:追鶴秘法自東華帝君傳至白玉蟾,綿綿不絕。他于甲辰奉事一心,乙巳禮拜求師點化,數年后獲仙師召鶴之書。

      李遠國認為跋語所述“甲辰”是1244年,此“追鶴秘法”為白玉蟾述。橫手裕1990年將此“師派”列為白玉蟾的“道統說”,1996年補充說《道法會元》和《法海遺珠》中所謂白玉蟾的文章是真是假需慎重看待。“師派”中鐘離權頭銜包括“開悟傳道”四字,呂洞賓頭銜包括“演正警化真君”六字,劉海蟾頭銜包括“明悟弘道真君”六字,皆至元六年(1269年)封號中字。卿希泰主編《中國道教史》說:“僅此一點即足以證明此文絕非白玉蟾所撰,不足為憑”。此“師派”難以確定為白玉蟾述。

      5、《樵陽經》卷2有一篇署名白玉蟾的序,序中稱“吾呂祖帝君”。《樵陽經》為樵陽子劉玉作。劉玉生于南宋理宗寶祐五年(1257年),其時白玉蟾已亡故。此序為偽托。

      從《鉤鎖連環經》和《題張紫陽薛紫賢二真人像》推斷,白玉蟾虛構的鐘呂金丹派32傳系譜,當是太乙元君→老君→關尹子……→李亞→鐘離權→呂洞賓→劉海蟾→張伯端→石泰→薛道光→陳楠→白玉蟾。

      雖然不能肯定《跋施華陽文集》和《追鶴秘法》為白玉蟾述,但至少是其傳人所述。無論李真多,還是李喆,都與李亞一樣姓李。在白玉蟾教團編造的鐘呂金丹派系譜中,鐘離權之師姓李應該是沒有異議的。

      白玉蟾的道友和弟子雖然沒有提起32傳,但所述鐘呂劉張石薛陳白系譜與白玉蟾之說一致。嘉定丁丑黃庸《跋鶴林問道集》曰:“嘗讀趙彥綱《藝林集》,乃知太乙刀圭火符之正傳始自鐘呂,默相付授,呂傳之劉海蟾,劉傳之張平叔……今觀《鶴林集》,由平叔而下石泰、薛道光、陳泥丸、白玉蟾燈燈相續”。留元長《紫元問道集序》曰:“白君得之陳泥丸,陳得于薛道光,薛得于石泰,石得于張平叔,張得于劉海蟾,劉得于呂洞賓”。陳守默、詹繼瑞《海瓊傳道集序》亦從鐘離權講到白玉蟾。這些不僅可以旁證白玉蟾編制的譜系以鐘呂為祖,而且說明這一系譜受到其教團的認可和續傳。

      (本文作者朱越利,文章原載《全真道與老莊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》,第67~71頁)

      • 流淚

        0人

      • 鼓掌

        0人

      • 憤怒

        0人

      • 無語

        0人

      ?
      關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

      歡迎投稿:
      Email:server#daoisms.org(注:發郵件時請將#改為@)

      免責聲明:
        1、“道教之音”所載的文、圖、音視頻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道教文化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我們不對其科學性、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        2、本網站內凡注明“來源:道教之音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,版權均屬“道教之音網站”所有,任何經營性媒體、書刊、雜志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道教之音”, 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  3、凡本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,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均標注來源,由于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,如果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,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,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。

      道德經禮品訂制

      熱門圖文

      更多
      道教書籍
      學道入門專題
      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